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七百七十四章 更新

作者:寶慶十三郎更新時間:
    收藏網址下次繼續看:""。

    ;就是一個普通人,都可以感受到這十三個人的不同,不知道她為什么要這樣做,絲毫沒有畏懼的意思。難道她真的是個癡人,亦或她是個山精水怪!看著她一舉一動,只感覺讓人心口后背居然有些發虛。

    十二個人不是第一次配合曲去疾,雖有保護的意思,同時也可以和曲去疾配合。當然這種任務最重要的卻是,可以無限的鍛煉每個人的能力,用來以后可以自我獨當一面。

    劉繼興的這種策略,自然培養和鍛煉了許多人。因為劉繼興知道,自己在嶺南根本就沒有人可以用,所以才早早的把郭鏡和羯可這些人放出去。

    說句難聽和殘忍的,劉繼興最壞的打算便是,最多這些人失敗了,然后煙消云散罷了。而只要有其中一人成功,那將是一股巨大而不可忽略的力量。

    這十二個人,顯然就是諸多試驗品中的一員。他們雖然沒有看到曲去疾指示,但是都先后把著了火槍。這是一種本能的反應,一種血與火鍛煉出來的反應。

    不管你是萬水千山,不管你是刀山血海,我自守本心不動,先做好最佳的打算。這是生與死之后,感悟出來的真諦。沒有什么比這個更真實,也沒有什么比這個更讓人醒悟。

    那個少婦本來一直給人親切,恍如不經意在路邊遇到的一個,和許許多多的普通的少婦沒有區別,有的只是她超然的容顏。可是就在這十二個侍衛無聲做出準備的時候,一陣微風輕輕啟動了一般。

    晨風起,掠動了人發際的青絲。

    乙炔飄飛如清風拂過,沒有人可以看到,少婦的眼神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詫異。她確定自己沒有絲毫的異樣,臉色卻依然正常的看著曲去疾,卻感受到了這些人對自己的敵意。

    少婦臉上卻沒有絲毫的變化,就是那一閃而過的眼神,依然變得令人疼愛的可憐。她似乎有些無奈的說道:“奴家只是想問問官人,此去

    去何方,鄉下路遠難行,奴家出入甚是不便,只是想著官人方便的話,可以捎帶奴家一程可好!”

    黃鸝一般悅耳的聲音,捎帶楚楚可憐的請求,不說這曲去疾心頭意動,就是那全神貫注的十二個侍衛,霎時間攻勢全破。他們雖然對自己信心十足,此刻卻也在心頭大起憐愛之心。

    他們不是江湖上的高手,卻天天和高手在一起。明明知道這似乎是一種誘惑,他們卻是無法回避心里的想法。如果這個人真的是敵人,那這個敵人也太可怕了!

    大家不但對這個少婦生不出一絲的敵意,而且幾乎都同時看向了曲去疾。任是曲去疾心志堅定,看到自己這些侍衛的情形,以及這個少婦的神態,心中多了幾分無力感。

    曲去疾估計如果不是自己在,這些侍衛幾乎忍不住便出口答應下來。就是自己都心動了,何況是他們看向少婦的眼神完全不同,曲去疾卻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面對一個人答非所問的時候,如果是一個男人的話,保不齊就要挨揍和訓斥。但是如果是一個嬌滴滴國色天香的女子,而且確實是一個萬里挑一的女人,這顯然就完全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曲去疾也愛女人和烈酒,但是也知道風險和責任,何況更知道自己如今的狀態和身份,以及身上所肩負的這份責任。可是現在的問題是,不管如何來回答她,發現自己都有些無力。

    如果是一個正常人,自己告訴她要去衡州,自然就會泄露此行的秘密。如果她是一個高手,自己告訴她亦或隱瞞她,都會帶來無盡的麻煩。

    如今不是告不告訴她的問題,而是要知道她想了解的目的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云南时时详情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