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155章:再見江鳳儀(求收藏推薦)

作者:碧海思云更新時間:
    


    (感謝書友西夏三公子一次打賞2000幣!謝謝大家的支持)

    龍舟船艙干凈明亮,布置十分清雅,坐著就能看見黃河風景,這種結構一般只有小客船才有,李秀寧還是第一次在大船上看到,這樣旅途就不會太沉悶了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,李秀寧被一群宮女之首的一名花信女子吸引了

    此女穿一襲雪白的寬身紗裙,雖是衣著簡單,卻有一種清麗高雅之感。生得是眉如春山,秀麗的小臉不施一絲粉黛,肌膚潔白似雪,天生麗質,眼若一泓純凈秋水,眼珠如寶石般閃亮,寧靜中透著一種清麗高雅之感。

    纖秾合度的嬌軀,更使她有種超乎眾生,難以攀折,高高在上的仙姿美態。

    “江鳳儀奉王妃之令,特來照顧公主殿下!”

    聽了她的介紹,讓本以為是皇家中人的李秀寧一下子怔住。

    與之相比,李秀寧覺得江鳳儀更像公主。對方現在卻告訴她:姓江,不姓楊……

    李秀寧百思不得其解,也沒想到王妃衛鳳舞這么用心,居然派這么多宮娥來河東郡照顧自己,心中也有一絲絲感動,連忙笑道:“多謝王妃娘娘美女,也辛苦江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江鳳儀還朝以后,帶著一群女侍衛在楊侗治下游山玩水了一年多,回來以后,當起了神武宮的管家婆,只是除了楊侗等少數人以外,誰也不知她是以前的義成公主、突厥可敦(皇后)!

    江鳳儀是突厥汗國最強大時期的可敦,有掌管軍事之權,曾與啟民、始畢共掌幾十萬大軍,骨子里的優雅高貴氣質、氣度一下子令李秀寧為之驚悚、折服!

    “不知江姑娘在宮中擔任何職?”

    “大內總管。”

    “大內總管?”

    江鳳儀先是讓那些宮娥退下,輕笑道:“老實說,我也不知道這個大內總管是什么官,品級、俸祿都沒有!反正神武宮的內宮宮女、長秋監六局都歸我管!”

    李秀寧吃驚道,“姐姐掌管內宮一切,難怪叫大內總管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楊侗的債主,他還不起,就隨手打發了我這么一個古里古怪的職務!”

    “他還不起你錢?欠多少?”

    江鳳儀笑道:“我也不知道是多少,反正他一輩子都還不起。哪怕是當了一統天下的皇帝也還不起。”

    漠南汗庭白城的錢財珍寶多得數不清,價值多少,誰也不知道,江鳳儀當初分文不取,任由楊侗搬走,自稱是債主一點不為過,也因為沒有統計過,反正是一筆糊涂賬,真要計較起來,楊侗真不知道要還她多少。

    這一下子,李秀寧對這女子的身份更加好奇了!甚至懷疑楊侗動不動就敲詐李唐,就是為了還債。

    “姐姐很有錢么?”

    “以前多得數不清,現在分文沒有。反正我要用,只管跟楊侗討要就行了!反正我孤家寡人一個,無所謂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不打算嫁人?”

    江鳳儀似笑非笑望著她,“哪天我想嫁人了,就嫁給楊侗好了,反正他也還不了我錢,成了一家人就不用計較這些!所以我因公循私,給自己預留了九嬪之首——昭儀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李秀寧狂暈!

    怪人年年有,怪怪天天見,但加起來也不如這個女人怪!還有這種算錢的辦法?到底是賺還是贏了?這真說不清!真是奇人一個。

    有著和親經歷的江鳳儀,覺得李秀寧挺投緣的!只不過都是和親,但李秀寧卻比自己幸運萬萬倍,畢竟,她嫁的還是大隋人,說來說去都是一國之內。

    船在黃河順流順風走了一天一夜,清晨時分抵達了河內郡溫縣,然后進入永濟渠,再于魏群洹水,船隊可以直接通過溝連漳水和洹水的人工運河開到鄴城。

    這天黃昏到了汲郡黎陽,李秀寧的貼身丫頭眉月低聲對李秀寧低聲道:“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叫我公主了!又忘了嗎?”李秀寧打斷了她的話。

    “我又忘了。”

    眉月不好意思地低聲笑道:“姑娘,我聽初月和弦月說秦王的宮女都以‘月’字為名,真是巧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巧了!”李秀寧臉上露出一絲暖暖的笑容,忐忑的心似乎一下安定了下來。

    ‘月’字對于她和楊侗有特殊的意義,楊侗還是小屁孩的時候,她剛好認識了幾個字,教楊侗的第一個字就是‘月’字!她的侍女都取月為名,想不到楊侗也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聽弦月說,秦王殿下只有一個正妃和賢妃武妃兩個側妃,貼身宮女也不多。都住在一個叫朝暉殿的宮殿里,三位王妃很重視姑娘的到來,還專門給準備了一個單獨院子,服侍姑娘的丫鬟和另外三位王妃一樣,都是十個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李秀寧并不在意這種噱頭,她更關心楊侗怎么對自己,更關心有一面之緣的衛鳳舞、水天姬怎么待自己……這才是她是否幸福的關鍵。如果一家人冷臉相待,縱有千百個宮女又有何用?

    衛鳳舞、水天姬給她的感觀不錯,不知道排行第二的賢妃是何等人物?

    這時,江鳳儀帶著幾名宮女端著酒菜走了進來,道:“李姑娘,用膳了。”

    經過幾天相處,李秀寧發現江鳳儀為人非常豁達、大氣、豪邁、聰明、睿智,令她驚嘆的是對方在政務、軍事上都有不凡的造詣,若身為男子,哪怕為相亦不為過。江鳳儀還是楊侗的決策上的顧問,甚至可以左右楊侗的決策,在神武宮的地位很高,是一個十分了不起的女子。所以李秀寧也沒有當她是下手使喚。

    一起用完晚膳!又坐在一起喝茶聊天。

    “**姐,小妹知道王妃是衛玄將軍的孫女,武妃是霫族族長,但不知賢妃……?”李秀寧問道。

    江鳳儀秀眸中閃過一抹慧黠笑意:“賢妃是秦王的師姐,一同拜在章仇太翼先生門下!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青梅竹馬的同門師姐弟啊?”李秀寧心里有些酸溜溜的滋味!

    “這倒不是!他們去年才第一次見面,然后章仇太翼作主,一古腦把賢妃、武妃許配給了楊,秦王!封號還是章仇太翼給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賢妃不僅是秦王的師姐,還是將門女子,其父病逝以后,家道中落,個人遭遇令人不勝噓唏!還有就是,估計你也認識!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“對!很溫柔賢惠的一個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誰家女子?”李秀寧見江鳳儀神神秘秘的,好奇心大起。

    江鳳儀笑道:“這個不能說,說了就不好玩了!”

    李秀寧:“……”

    (//)

    :。:
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云南时时详情开奖